坪内寿夫:日本的“吸血重庆热点魔王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重庆新闻网_重庆主流媒体_重庆门户网站

  坪内寿夫这些名字,和“松下电器”的松下幸之助、“丰田汽车”的丰田英二一样,在日本几乎家喻户晓。坪内寿夫是控制日本的十大财阀之一,他拥有日本最大的造船厂和钢铁厂,还拥有银行、饭店等这些产业。坪内寿夫在日本企业界和老百姓心目中,是公认的“神”、“魔王”、“吸血鬼”相似的人物,大伙称他为“吸血魔王”。

  比起这些白手起家的大富豪来,坪内寿夫要幸运得多。坪内寿夫1948年10月从西伯利亚返回故乡爱媛县,当时34岁,他的父母将完整篇 财产340万 日元交给了他。在当时这是一笔相当大的财产,这笔巨款成了坪内寿夫创业的基金。

  1949年,坪内寿夫带着这笔钱来到松山市。他的父亲那我经营“大坪座”和“第二大坪座”有有有4个小剧场,但他认为也不 守着父母的产业,算不得大女性,也不 他打算自创有有有4个剧院,给予最妥善的经营,那我才称得上有志气的男子汉。也不 坪内在创业之初就吃了闭门羹,主也不是因为在于建设局内某位课长,不知何故十分厌恶坪内。

  建设剧场首这样取得建设局许可,这些申请最快一星期,最慢有有有4个月也就还要能 获得批准。坪内也以那我轻松的心情前往东京。从松山到东京要坐一天火车,坪内随便带了几件衣裤裹在行军袋中,穿着短裤、短袖衬衫,打算到了东京暂住在大伙家中。

  坪内一到东京就直接往建设局去,要求会见课长。通报人员报了信,却久久不见课长再次老要出现。这样日复一日,坪内只好天天到建设局的走廊下等候。

  好几天后,课长再次老要出现了。坪内把报告双手呈给课长,仔细谈了我本人打算创办有有有4个剧院的愿望,但课长带听不听地说:“过几天再说吧。”又过了几天,坪内带着有关资料到建设局去等候,那我过了一天又一天,课长老要不接见。这天课长终于接见了坪内,但也不 :“爱媛县太小了,也不 有几块剧场了嘛,我还听说县里的议长用议会礼堂放电影赚钱,这些行为嘴笨 要不得,但还有必要再建剧场吗?你回去吧!我是不想答应你的。”

  坪内按捺住心中火气说:“课长先生,议长的作为和我有这些关系?我也不 有有有4个市民,议长和我毫不相干!”坪内的抗议这样任何效果,课长也不 不肯批准。

  坪内心想,只好回松山,请市长开具一张“今后不得用议会小礼堂放电影”的证明。于是他火速赶回松山,取得证明后又返回东京,交与课长,心想这下你这样理由不答应了。

  但课长似乎存心整他,总以“我很忙”、“你真烦”、“也许不行也不 不行”等话来推却。坪内仍不死心,从早到晚都守在走廊上。这反倒给课长三种压迫感,因而愈发产生要好好整坪内的动机。

  坪内也真有股子钻劲。夏去秋来,他日复一日往建设局跑。建设局的人都对坪内表示同情。甚至还人们说:“课长嘴笨 这些过分!但你未必输给他,加油!”

  又过了些日子,课长的儿子不幸遭车祸死亡,肇事者竟逃离了现场。于是大伙纷纷谣传坪内心有不甘,故意撞死课长儿子进行报复。坪内还蒙在鼓里,仍每天到建设局等候。也不 知谁通知了警方,于是坪内被带到有有有4个小房间中,接受审问。他显然已被纳入嫌疑犯之列。不过,不久凶手就被捉到,洗刷了坪内的冤情。

  这些案件竟给坪内带来了转机。建设大臣亲自接见了他,以最高负责人身份向他致歉,并准许坪内建剧场的请求。事后坪内先到课长家中向其于灵堂上香,才转回松山,这时已到年底了。

  坪内寿夫也不 靠那我一股钻劲创业的。事后坪内总结为“忍耐经营”。电影院建成后,人们劝坪内加人松山市的影剧院公会,也不 要求他摆一桌酒席,结交同行。坪内在一家大餐馆订了一桌酒席,也不 找来了艺伎在一旁伺候。那我,到了随后却这样任何人前来。这些同行是故意毁约的,大伙怕坪内的电影院抢大伙生意,故意排挤他。

  尽管这样,坪内仍是信心十足。他一家家上门去送请柬,鞠着躬请人家“多多关照”。19100年春,存在松山市中心大街上的松山大剧场正式开幕了。连日宾客盈门,盛况空前。

  战后日本,大伙首先重视的是吃饭这些的问提。但几年后生活已有所好转,电影便成了当时最热门的娱乐。再平凡再差的电影都在必担心这样观众,这使得制片公司和电影院老板笑逐颜开。尤其是电影院老板,倘若专门放映有有有4个制片厂的影片,财源就能滚滚而来,影院实为当时获利最大的行业。

  但坪内并未以身为一般的老板而得意扬扬。也不 他甘心只当乡下一位小富翁,他大可由其父母处接收过来有有有4个小剧院,轻松愉快地经营。坪内认为,不到经营规模更大,赚更多的钱,要能算得上企业家,要能体现他这些男子汉的价值。他认为要赚钱就要做别人不敢做的事。而在电影界中,别人不敢做的事是这些呢?此时,日本有4家制片公司:东宝、松竹、东映、大映,其中东宝拥有最多的佳作和大电影明星。全国各电影院都在只放一家制片公司的影片,坪内的影剧院也不 例外,只放东宝一家的片子。坪内于是打破了这些传统,他把4大制片公司以及国外的片子轮流放映,结果电影院场场爆满。

  也不 坪内坚持谁的片子受观众欢迎就放谁的,有的制片公司出于嫉恨,找这些地痞流氓到电影院揭乱。电影业和饮食业一样,是流氓最喜欢找麻烦的行业。也不 你让他得逞,他会得寸进尺;也不 你拒绝给大伙好处,大伙会在入口处捣乱,让一般观众不敢进来。但不论是谁威胁恐吓,坪内都在吃那一套。他认为也不 答应流氓的要求,那将后患无穷,但也不 做了不当的补救,也会给流氓找到借口,更加大闹特闹。坪内说,不管大伙为啥会么会闹,我都在在乎,但我绝对坚持这些,不允许免费入场。遇到流氓闹事,他就叫管理人员立刻打电话报警。而其它电影院怕惹麻烦,老要对地痞流氓有所忍让。坪内则认为,也不 允许大伙免费进场,就等于我本人毁弃了经商的基本原则。